Eternity&&HH https://blog.nanshange.com The day had started as any other Day Sun, 07 Mar 2021 07:35:48 +0000 zh-CN hourly 1 https://wordpress.org/?v=5.8.1 【万圣彩蛋——续言】HarryPotter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31/%e3%80%90%e4%b8%87%e5%9c%a3%e5%bd%a9%e8%9b%8b-%e7%bb%ad%e8%a8%80%e3%80%91harrypotter/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31/%e3%80%90%e4%b8%87%e5%9c%a3%e5%bd%a9%e8%9b%8b-%e7%bb%ad%e8%a8%80%e3%80%91harrypotter/#comments Tue, 31 Oct 2017 10:00:59 +0000 https://blog.nanshange.com/?p=152

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还是那个救世主。
额上的伤疤自从那次时空错乱,
再也没有发痛过。
金妮也好,詹姆斯也好,阿不思也好,莉莉也好。
有家人的感受…真好。
【回头看魔法部的窗外,鹅毛大雪。蝙蝠的黑影时隐时现,摇曳的烛光将黑暗的天际染得一片橙红】
外边是不是也在下雪呢?
才10月底…又怎么会下雪…
…又是万圣节么?
【忽然震住,脑海中闪现一道道绿光,母亲的恳求与尖叫…苍白的脸,细长的手指,血红的双眼…指尖下意识抵在闪电般的伤痕上
还好…他终究不会再伤害任何人了。
【急促的敲门声,赫敏疾步走来,满脸的疲惫】
“哈利!德尔菲又一次越狱了,摄魂怪把她给抓了回来…她状态不太好,一直在嚷嚷…要见她…父亲。”
【整理好公文包,躲开赫敏急迫的对视】
“赫敏,由她去吧。今天是万圣节,你早点回去陪罗丝和雨果吧…罗恩说给你准备了南瓜灯…”
“可是,哈利!德尔菲随时可能再一次越狱!那么…黑魔头…”
“赫敏。”
【凝视着赫敏,一字一顿】
“今 天 是 万 圣 节 ”
“但是…噢”
【赫敏突然意识到什么,皱了皱眉】
“那么哈利,这件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我再去通知一下监管好了”
【笑了笑,起身开门准备离去】
“不必,我去看看她。请——你先回去吧,转告金妮,我晚点回来”
“那…实在是太抱歉了…”
“没事的,德尔菲不会伤害到我”
【赫敏满是歉意,回想起罗丝和雨果渴望的眼神,还是退缩了,退出了哈利的办公室,披上大衣快步离开】
到底还是做母亲的…
【苦笑一声,叩上办公室的门,找一辆闲置的电梯吱吱呀呀前往阿兹卡班…黑夜卷起的浪,一阵一阵拍打破碎的石墙,低低的呜咽似有若无地回荡着。深秋萧瑟的寒风凛冽,飘渺的黑影给人一股寒意,仿佛所有的开心都无影无踪,只留下痛苦的回忆…“放过哈利!放过哈利!杀了我吧…”“傻姑娘!让开”“杀了我吧…”“阿瓦达索命!”…】
该死的摄魂怪!
“呼唤神卫——”
【银色的牡鹿从魔杖尖涌出来,挥舞着两支开衩的犄角向前跑去,步调轻盈地让那些暗黑的影子也退避三尺,又淡淡地发出微弱的光,领着哈利朝前走去】
卢平,谢谢你教会我如何呼唤守护神…
德尔菲…你休想再一次伤害我的亲人
“荧光闪烁”
【阴冷苍凉的阿兹卡班,通往黑色大门的小径上,一鹿一人急匆匆地赶路。四周静寂而又黑暗,黑暗地似乎将纷飞的假雪花也晕成了墨色…】
“来者何人——”
“哈利波特,司法处处长,转至1407监狱。”
“哈利/波特——一路小心”
【生硬的机械音冰凉,叫人毛骨悚然,隐隐约约透着上扬的语调。脚下移动的路面将哈利转至1407牢房】
真是恐怖的地方…
小天狼星——教父——这都是我的错吧?…
【牢房中的人影似乎察觉到了来者,疯狂地躁动起来,拉扯着铁链吱呀吱呀作响。】
“滚开…不要过来!呼唤…呼唤神的!”
她把我当作摄魂怪了吧…
“德尔菲,我是哈利。”
【魔杖尖的光点照耀着,暗黑的牢房仿佛第一次透进光亮。衣衫褴褛的女孩,依旧耀眼的一头银发,徒劳地挣扎着。听闻那句话语,摇摇晃晃地扬起头,憎恶的目光从黝黑的眼眸深处无神地射出,德尔菲咬牙切齿。】
“哈利·波特!”
她一定很恨我吧…仇人
“是我。别想再越狱了。”
“你!就是你!我只求见我的父亲一面!这点需求你们魔法部都不能满足吗!”
何止是见一面呢…
我曾多次心软想放了你,可是一想起你父亲的所作所为…我真的不能放过你。黑魔头的女儿。
“德尔菲,哪怕他已经死了,你还是姓里德,记住…”
【德尔菲苍白的脸扭曲起来】
“什么麻瓜里德!我是永远纯洁的布莱克家族后代!”
抱歉…布莱克家族的继承人,是我。
“伏地魔不是什么纯血…德尔菲…你可不是什么纯血公主,你不恨你父亲么?”
“至高无上的黑魔头!你怎么懂没有亲人的感觉…”
【闪电般锐利的刺痛——握着魔杖的手颤栗了一下,金黄色的火焰稀稀拉拉从魔杖尖端喷出来。】
“德尔菲…几十年前的今夜,你引以为傲的父亲出现在我家,夺去了我的父母…我不也是孤儿么。”
恩将仇报的感觉。
明明心里撕裂地痛彻,嘴上却说得风轻云淡。
【德尔菲愣了一下,空洞的眼神闪过一丝诧异与懊恼,不过转瞬即逝。愈加浓烈的憎恶涌上来。】
“要不是你,黑魔头怎么会死!”
是啊…
要不是因为我,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人丧命了吧。
“今天,是万圣节。”
【直直地盯着德尔菲,炯炯有神的翠眸对视微微泛红的黑眸】
“德尔菲。万圣节快乐。”
【点亮了一盏南瓜灯,推到德尔菲面前,黑魔头的身影在里面摇曳着,哭诉他一生的罪恶。】
“父亲…”
【德尔菲笑得惨淡,无力地伏在地上,久久久久望着那盏孤独的南瓜灯。哈利悄悄离开了。】
希望你睡个好觉。
我这一生的罪恶也不知怎么细数了。
“幻影移形”
【哈利消失在黑暗中…#地点切换#戈德里克山谷,波特一家的废墟前。四周洋溢着喜悦的气氛,随处可见的南瓜灯诡异地咧着嘴笑,麻瓜孩子穿着戏服到处乱跑。抬头,很干净的夜空,没有一片雪花。】
如果…我不是什么救世主,
这里就是我的家了吧。
【静静凝望着那幢早已坍塌的小屋,烫金的铭牌上波特的字眼闪耀着反光,刻在上面的话语一句一句重温几十年前的惨案。】
“先生,不给糖就捣乱!”
【吓了一跳,回头,两个麻瓜小男孩穿着黑袍,带着骇人的面具嚷嚷着】
糖?
【哈利下意识地掏了掏口袋,两颗…罗恩从笑料店送来的鼻血牛轧糖。歉意地笑笑。】
“抱歉…我没有糖。”
“今天是万圣节呀!怎么可以不带糖!”“那先生是来这做什么的呢?”“对呀…先生为什么要盯着一片空地发呆呢?“
【麻瓜小男孩一言一语地问着,面具后面的惊讶与不解映入眼帘。】
空地?
空地。
魔法界和麻瓜社会岂止是一空地之隔…
“我来这儿找人…你们知道这里曾有叫波特的一家住在这儿么?”
“波特?是不是p-o-t-t-e-r?”“那是好久以前的事啦!”“我们爸妈说那家人很早就搬走了…”“看!那边还有他们家的雕像呢!”“先生你认识他们吗?”
也许不仅认识呢。
“谢谢你们喽…快去问别人要糖吧,万圣节快乐!”
【挥挥手,两个小男孩一言一语地跑开了。回过头,试图回忆起一岁时的点点滴滴——两层的房屋,黑头发的小男孩骑在扫把上,咯咯地笑着,满房间乱飞,母亲在一旁拍着手,用魔杖唤出一连串泡泡,父亲在扫帚后头跟着跑,扮着鬼脸逗小男孩玩…】
幸福与不幸就是在这一瞬间吧。
“先生,您也看得见这座废墟么?”
【清脆的童声从身后传来。再一次回头,一个金色卷发的小女孩,女巫打扮,七八岁的样子,红彤彤的小脸努力仰着。蓝色懵懂的眼中满是惊喜。】
“你看到了什么?”
“一座废墟。波特一家的废墟。铭牌上刻着的,莉莉和詹姆斯波特。”
小女巫?
恐怕是什么纯血统家族的后代吧…
“嗯。”
“先生您也看到了对不对!爸妈和伙伴们都说这儿是一片空地,什么也没有…我真的不是幻视咯!”
麻瓜出生的小女巫。
“嗯。”
“那么…不给糖就捣乱!”
【犹豫一霎那,手探向口袋,捏出一粒糖,俯下身,微笑着递给小女孩,悄悄耳语】
“这颗糖务必等你过了10岁生日再吃,那时候啊,会有一个叫做霍格沃兹的魔法学校给你寄来录取通知书…这是一个秘密,千万不要透露给你的爸爸妈妈和小伙伴哦…你是一个小女巫。”
“请问——你…是谁?”
【望着迷惑不解的小女孩,回忆涌上心头,多少年前,那个瘦小的11岁的黑发小男孩,戴着残缺的圆框黑眼镜,一头鸡窝般杂乱的黑发,就是这么一脸迷惑地望着海格——“你是谁?”】
“我是哈利·波特。”
“利兹!不要傻站在空地边上了!我们去老汉普森家吧!”
【不远处一群年纪相仿的女孩们朝着小女孩喊着,一个个穿着女巫的魔法袍。】
可惜啊…
“噢!好的姐姐!那么…谢谢先生,万圣节快乐!”【小女孩懵懵懂懂接过了糖,小心翼翼地塞进口袋里,抬头笑笑,摆摆手,跑远了】
魔法始终是那么美好…
为什么要伤害那么多人呢?
【遥望着小女孩欢快的背影,静静伫立在昔日波特温馨的房前——现在只是似有若无的废墟罢了。】
父亲。
母亲。
这么多年了,天堂可好?
【踱步到墓地,寻找那一方碑石。无名的花草攀缘在石碑上,深浅的裂纹印证岁月的沧桑,那些束慰问的花仿佛凝结了一般,冻在碑前的地上。有那么几朵却像是新鲜的…百合花,素雅的白色点亮了一整张碑面,一股深秋的暖意融融。仿佛专为自己等待。】
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送来的呢…
过了今天,明天,就不是万圣节了…
我…
好想你们…
“荧光闪烁”
【魔杖的顶端闪耀出光亮,指引着回家的路。哈利波特转身离开了墓地,缓缓走回去——没有回头——走回家去。】
没有什么好怀念的了。
只要记住你们的笑颜,
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嘴角上扬】
“呼唤神卫”
【银灰色的牡鹿又涌出来,四蹄轻快地跳跃着,朝着家的方向奔去。】
是的,一切安好。
—————-END—————

By Eternity

]]>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31/%e3%80%90%e4%b8%87%e5%9c%a3%e5%bd%a9%e8%9b%8b-%e7%bb%ad%e8%a8%80%e3%80%91harrypotter/feed/ 1
【万圣彩蛋——续言】 HermioneGranger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31/%e3%80%90%e4%b8%87%e5%9c%a3%e5%bd%a9%e8%9b%8b-%e7%bb%ad%e8%a8%80%e3%80%91-hermionegranger/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31/%e3%80%90%e4%b8%87%e5%9c%a3%e5%bd%a9%e8%9b%8b-%e7%bb%ad%e8%a8%80%e3%80%91-hermionegranger/#respond Tue, 31 Oct 2017 10:00:40 +0000 https://blog.nanshange.com/?p=159

多么希望还没有长大,

还能继续做我的万事通小姐呢。

转眼这么多年已经过去了…

罗丝和雨果也都去霍格沃兹念书了,

我还真的是老了呢。

爸妈的万圣礼物实在是不体谅人…

哪怕是牙医,

万圣节也是要送糖的吧!

【伸懒腰,靠在椅背上,从一沓一沓未完成的工作文件里脱出身来。】

今天就到这儿了,还要回去陪孩子们过节…

“部长!部长!”

【凌乱的敲门声突然砸响,监管处处长几乎是冲了进来,脸色有些凝重。】

“德尔菲·里德又一次越狱了!要不是摄魂怪把她给抓了回来,恐怕已经是逍遥法外了…部长?您看怎么办?”

德尔菲?

又是德尔菲…

哪怕身为魔法部部长,我也是个人啊。

和那个黑魔头有关的事物,

我怎么能不畏惧呢?

【见赫敏没有回应,处长紧接着说下去】

“那家伙儿还一直嚷嚷要见…黑魔头!我都告诉她…”

“好了,特福克,这件事我会处理的。消息不要外传,叫日报部的人看紧斯基特。”

免得那个多嘴的老丽塔又传舆论…

还得麻烦我施个咒把她变回甲虫塞到玻璃瓶里去。

【想着想着,难忍发笑】

“噢,好的部长,我这就去。劳烦您了。万圣节快乐!”

【皮耶尔·特福克如释重负地鞠了一躬,悄悄地走出去,悄悄地叩上门。】

又把事抛给我了。

难得一个万圣节也不能好好过…

怎么办呢?

怎么办…

【呆呆地靠在椅背上,桌上克鲁姆在那张从比利时寄来的万圣节贺卡上灿烂地朝她笑着,背后是广阔的魁地奇球场。凝神思索了一番,下定了决心。起身,提起公文包,把大衣挽在臂弯,快步走出办公室。】

哈利,这件事必需有你的帮助。

【急促敲门,破门而入】

“哈利!德尔菲又一次越狱了,摄魂怪把她给抓了回来…她状态不太好…一直在嚷嚷…要见她…父亲”

【哈利忙着整理公文包,似乎在躲开对视】

“赫敏,由她去吧。今天是万圣夜,你早点回去陪罗丝和雨果吧…罗恩说给你准备了南瓜灯…”

“可是,哈利!德尔菲随时可能再一次越狱!那么…黑魔头…”

“赫敏。”

【担忧地抬起头,望着哈利】

“今 天 是 万 圣 节 ”

“但是…噢”

【突然意识到什么,皱了皱眉】

今天是万圣节啊…

真是对不起。

“那么哈利,这件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我再去通知一下监管好了”

【转身准备离开】

“不必,我去看看她。请——你先回去吧,转告金妮,我晚点回来”

?可是你…

【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退缩】

“那…实在是太抱歉了…”

【满是歉意,回想起罗丝和雨果渴望的眼神,不禁犹豫】

“没事的,德尔菲不会伤害到我”

【低着头退出了哈利的办公室,披上大衣快步离开】

哈利,我真是对不起你…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你和罗恩护着我…

其实被叫做泥巴种,我已经习惯了。

可是你们一直都不肯原谅…

至于那个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

【理理凌乱的发丝,试图忘记脑海中那个铂金发的高贵身影】

那只是错觉。

错觉而已。

“幻影移形”

【#地点切换#戈德里克山谷,波特一家的废墟前。四周洋溢着喜悦的气氛,随处可见的南瓜灯诡异地咧着嘴笑,麻瓜孩子穿着戏服到处乱跑。】

这真的是我最想来的地方。

【扬起嘴角,深深吸气,万圣节的芳香。快步走向不远处的那片墓地。】

莉莉伊万斯,詹姆斯波特…

魔法部为你们带来了最诚挚的问候。

真的。

你们本可以…

【忍不住,泪滴滑落脸颊。仰起头,努力止住泪。从怀中取出一束洁白的百合花,俯身搁置在墓碑前。似有些格格不入,却又是那么和谐融洽。】

谢谢。

那么,万圣节快乐!

“幻影移形!”

【倏地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就连空中掠过孤寂的鸟儿,都不曾发觉。墓碑前静静躺着那束百合花,风中低语着思念,似在等待着谁的到来。】

————-TO BE CONTINUED————–

 

By Eternity

]]>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31/%e3%80%90%e4%b8%87%e5%9c%a3%e5%bd%a9%e8%9b%8b-%e7%bb%ad%e8%a8%80%e3%80%91-hermionegranger/feed/ 0
每周食谱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22/w42-%e9%a3%9f%e8%b0%b1/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22/w42-%e9%a3%9f%e8%b0%b1/#respond Sun, 22 Oct 2017 12:31:55 +0000 https://blog.nanshange.com/?p=130 W42

 

]]>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22/w42-%e9%a3%9f%e8%b0%b1/feed/ 0
中秋小科普~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05/%e4%b8%ad%e7%a7%8b%e5%b0%8f%e7%a7%91%e6%99%ae%ef%bd%9e/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05/%e4%b8%ad%e7%a7%8b%e5%b0%8f%e7%a7%91%e6%99%ae%ef%bd%9e/#respond Thu, 05 Oct 2017 15:29:18 +0000 https://blog.nanshange.com/?p=118 #2017.10.04

中秋节快乐!!!

Happy Mid-Autum Festival!

上回讲完国庆,这次又到了中秋佳节。

欣赏中秋晚会,瓜分月饼的同时,再来码文补充知识。

首先是中秋节的来历。

根据中国历法呢,农历八月在秋季中间,称为“仲秋”(跟仲夏是一个性质的),而八月十五又在“仲秋”的中间,所以称“中秋”。

“中秋”一词,最早出现于五经之一的《周礼》,《礼记·月令》中有一句话:“仲秋之月养衰老,行糜粥饮食”,大意是“每年中秋的时候,要给老年人赐粥喝”。还有说是起源于帝王祭祀的,或是农业丰收等等,总之没有人知道中秋确切的产生原因,这个时候,古人今人总爱做一件事——诉诸于神灵,想象一个美好的神话故事去阐释。于是,就有了“嫦娥奔月”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从小听到大的,以前每逢中秋,总是要在院子里边赏月边听长辈讲,可是后来也不多听闻了,今年中秋便讲来给自己听听。这一部分就不借助网络了,纯粹谈谈自己的故事。我听过两个版本的“嫦娥奔月”,一个是赞美嫦娥的,另一个是贬低。

先来说好的那个。相传远古的时候,天上有十个太阳,异常炎热,百姓民不聊生。这时出了一个名叫后羿的年轻人,武艺高强,弯弓放箭一口气射下了九个太阳,并命令剩下的那个太阳“朝从东出,暮向西落”。嗯这就是那个后羿射日的故事。后来呢,后羿从昆仑山西王母那儿得到了一种“不死药”,据说吃了便可以飞升为仙。然后就该我们的嫦娥出场了。嫦娥是后羿的妻子,后羿当然舍不得自己上了天撇下嫦娥一个人孤零零的,于是便把仙药交给她保管。平日里,后羿总会带着弟子们外出打猎,偶然间说起那神奇的仙药,大家都啧啧称赞,打趣着叫师父当了神仙不要忘了人间的弟子妻子。可总有奸佞小人动了歹念,有个叫逢蒙的徒弟按耐不住了,这么好的仙药,自己一定要抢来。那年八月十五,后羿又上山打猎,逢蒙装病去偷仙药被嫦娥给发现了。嫦娥一介柔弱女子,料想自己难以脱身,又不想让仙药落入不归之徒的手中,便一仰头吞下了仙药。霎时,她感觉身子一空,回过神来,竟已经飘飘然飞了起来,可她不忍远离自己的丈夫,只飞到了月亮上便不肯再往上去了。等到后羿赶回来,院子里已经不见了妻子的踪影,仰头望月,却发现那轮玉盘般的圆月上头,

有个女子婀娜的身影,恰似嫦娥。后羿怕妻子在清冷的月宫里饿着肚子,就在院子里设下供案,摆上嫦娥最爱吃的瓜果糕点,对月遥念她。人们崇拜后羿,纷纷效法,每年农历八月十五赏月供月,幻想着月亮上冷冷清清的广寒宫里,有一名唤作嫦娥的女子,倚着一株桂花树,期期艾艾地探着脑袋,身旁有一只玉兔相伴。那玉兔耸着耳朵,一锤一锤帮忙捣药。后世的诗仙李白作了一首诗,他说:“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又给这个神话故事多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

另一个版本是说嫦娥自己偷了仙药,飞上了广寒宫却开始后悔,日日夜夜思念后羿。李商隐赞成这一派,也作了诗去评说:“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两种故事其实都很唯美,也不谈什么喜欢哪一个了。

除了嫦娥奔月的故事,当然还有玉兔捣药,说它如何拿着一只捣药杵,在寂静的夜里捣制长生不老的灵药。(这个故事传到日本就变了味qwq,霓虹人们认为玉兔在捣年糕…)也有吴刚折桂——李白又开写了,“欲斫月中桂,持为寒者薪”。说是吴刚犯了错,仙人罚他去砍月宫前的桂树。

中秋节其实有很多习俗,可是到现在大概只记得有吃月饼看月亮了。

祭月、赏月、拜月,这才是完整步骤。《礼记》中就有“秋暮夕月”的记载,每逢中秋夜要举行迎寒、祭月,月饼自然是祭品之一,那个时候还要备着西瓜(切成莲花状)。一家人在月下,燃起红烛,依次祭拜月神。也有人说,拜月是少女拜月,为了求得“貌似嫦娥,面如皓月”的美貌。到了唐宋的时候,诗词盛行,文人墨客都爱吟咏月亮。流传最多的,当属文豪苏轼中秋欢饮达旦,大醉所做的那篇《水调歌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今夕是何年”一句借月之圆缺无常喻人事之离合,千古传颂。歌坛天后王菲一曲,更是让这篇词着了调,千门万户都能唱响。也不知道,苏轼若是得知自己的醉酒胡言,千百年后如此的火热,又会有什么感想呢?

另有玩花灯、猜谜、燃灯的习俗,尽管这等习俗在元宵节更常见些。

江浙一带也会在中秋观潮,例如著名的钱塘江大潮,由于月球引力引起的潮汐,据说相较其他月份的十五月圆之时,中秋时的月球要更近一些。

吃这一方面,从古至今中国人都很考究,经常会把美好的寓意寄托在各种美食上。月饼就不多说了,家人团圆、寄托思念。中秋时节,金桂飘香,一盏桂花蜜酒,一块桂花糕点,欢庆合家甜蜜。尽管到现代,大家多是用红酒替代桂花酒了。江南一带中秋时,还喜吃桂花鸭、糖芋头,毛豆也要吃上几枝。更追传统的,还要摘糖桂花和着糖、酸梅腌制“桂浆”,取名自屈原《楚辞》“援北方闭兮酌桂浆”。所以说,中秋节绝不可以只用“月饼节”来草率概括!

不仅是中国有中秋节,很多东南亚国家也有各自的习俗。这里也就不一一赘述啦。

总之…中秋还是值得欢乐的日子,最后送上一句歇后语,“八月十五看桂花——花好月圆”。(没错没错,今年也是花好月圆的日子呢!)

还有啊,昨晚云南的月夜流星,一定要许个美好的愿望~(和《你的名字》是同一天同一时刻w,10.04!)

]]>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05/%e4%b8%ad%e7%a7%8b%e5%b0%8f%e7%a7%91%e6%99%ae%ef%bd%9e/feed/ 0
My Wand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02/my-wand/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02/my-wand/#respond Mon, 02 Oct 2017 14:13:57 +0000 https://blog.nanshange.com/?p=103 Wand Length: 12 ¼

Wand Flexibility: Quite Bendy flexibility

Wand Wood: Vine wood

Wand Core: Phoenix feather core

I am a muggle-born and never have I ever imagined myself being capable to perform magic.

But when that enormous owl hit my bedroom window on my 11th birthday, carrying a letter from a school named Hogwarts, everything changed. I had to collect the first years’ stuff before the term started! I lived in China, far far away from London, so my parents companied me all the way there. I got my wand in the Ollivanders and it was an unforgettable experience.

As soon as I arrived in Diagon Alley that bright Sunday afternoon, I hurried towards the Ollivanders. There weren’t a lot people there as most of the first years had already got their wand earlier. Nervously I knocked at the door, waited for a second or two and pushed it open. After getting used to the dim light inside, I found myself squeezing in an old fashioned room—–full of boxes in various sizes here and there! ‘Er…Hello? Anybody here?’ I called out, turning my head curiously around the room. I nearly jumped when a hoary voice behind the gray table answered ‘First year? Come closer…’. (No means to offend.) I stepped forward to the table, where a ray of light illuminated upon.

‘Ha, another little Asian.’ The old man squinted his eyes and grinned. I nodded awkwardly, offering a weak smile. He hummed and without other words, stumbled onto a levitating ladder, which shot across the shelves almost at once. Moments later, he shifted back with a pile of boxes in his arms and scattered them on the table. ‘So…’ He unwrapped one, murmuring,’Holly wood with a unicorn hair core, 12, pliant flexibility. Let’s start from this one.’ He passed it carefully to me. ‘What’s your wand arm?’ I blinked blankly and picked it up with my right hand. ‘Go on! Give it a wave.’ I did what he said, swishing the wand at the ceiling, which, cracked and yawned and shredded off a handful of dust. ‘Soooorry. I didn’t mean to…’ I squeaked, patting my dusted clothes. ‘Oh that’s fine, hump, let’s try this one instead.’ Mr.Ollivander waved his wand to mend the damaged ceiling and handed me another ‘pine wood’ wand. I grabbed it tight and before it can splash something in sight, however, Mr.Ollivander seized it back. ‘No no. Definitely not this one either.’

I kept on trying what seemed to be a couple more wands. Really anxious I was indeed, what if not a single wand wants me and will I have to learn the charms empty-handed? Or…going straight back home because nothing can fit me? ‘Merlin’s beard! I forgot this, Miss! Vine wood with Phoenix feather core, 12 ¼, quite bendy. Here, fetch it.’ He opened up the last one on the table, examining it. I waved it hopelessly. A dazzling ray of light streamed from the tip of the wand immediately filling up the whole somber shop. ‘Perfect!’ Ollivander clapped merrily and wrapped the last wand up for me. I counted the galleons and sickles for several times, took the well-packed wand, waved goodbye and left. ‘Have a good time in Hogwarts!’

That’s how I got my wand and I dare say it’s the best one ever! I’ve never messed up a single spell with it yet.

]]>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02/my-wand/feed/ 0
国庆小科普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01/%e5%9b%bd%e5%ba%86%e5%b0%8f%e7%a7%91%e6%99%ae/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01/%e5%9b%bd%e5%ba%86%e5%b0%8f%e7%a7%91%e6%99%ae/#respond Sun, 01 Oct 2017 15:02:18 +0000 https://blog.nanshange.com/?p=85 #2017.10.01

祖国妈妈68岁生日快乐!

学生党热烈欢呼长假的同时,也收到了来自学校的贴心“国庆大礼包”。由不得哭天喊地,只好默默低头刷题,心情好的时候出去转几圈,尽管转到哪儿去都是人山人海。

然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国庆节是用来做什么的?

看烟花、大甩卖、探探亲、多领一个游戏大礼包?

还是多刷题、追剧、休息、多吃一点再去减减肥?

额…你说什么?我最近忙着刷作业,没想过。

在百度百科的帮助下,码一篇科普文。

 

那么先从定义开始。

国庆节=纪念国家重大事件的法定假日。常见有国家独立或建立、签署宪法、元首诞辰etc,中国的国庆节便是10月1日——用于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而在中国古代的封建社会中,国庆一般是君王皇帝即位诞辰的庆祝日子。可见千百年来人们思想的转变,国家的人民的代表,国庆是庆祝人民的凝结团聚,而不是独围着一个帝君转悠。

这里顺便也来科普一下世界部分大国的国庆节。

美国的国庆日即“独立日Independence Day”,1776年7月4日,由杰弗逊起草的《独立宣言》在美国费城的大陆会议上被通过,美利坚合众国成立。法国议会在1880年将7月14日定为法国国庆日,以纪念1789年7月14日推翻巴士底狱的人民行动。英国作为君主立宪制国家,就有点特殊了,它的国庆日日期不定,国王女王的生日就是国庆日。伊丽莎白二世的生日是4月21日,可是这并不是国庆日…原因嘛,谁都知道英国天气多变,天气欠佳(腐国人张口闭口谈天气,这是从小教英语的emmmm),也正是这个原因,每年6月的第二个星期六才是“女王官方诞辰日”。

“国庆”一词起的好,有“举国欢庆”之意,看起来叫人一目了然。据说这个词最早出现在西晋陆机的《五等诸侯论》一文中,他说“国庆独飨其利,主忧莫与其害”,这个“飨”字读作xiǎng,有“用酒食招待客人”的释义,这整一句话的大意就是:国家有了值得庆贺的好事,他就顾着贪图利益,但当君王陷于忧患,他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没一个愿意去跟着蹚浑水。这是对一个不尽责臣子的描写。

近现代中国的头一次国庆节,其实是在1950年举行庆祝的,1949年共和国成立之初,还没有什么国庆节呢!这是建国两个月后,全国政协才确立下来的法定节日。大型的阅兵式和群众游行,仅有在某几个5的整数年(勤俭建国方针的伟大之处),20世纪最后一次盛大的国庆庆典,1999年国庆50周年就是这样幸运的一年。

从1999年起,国庆的法定休假时间为3天,再将前后两个周末调整为一起休假共计7天。今年2017年10月1日~10月8日,也正巧赶上中秋佳节,双节又多了一天。如此良辰美景好时节,为何不出去多走走看看呢?

上海已经被淹没了,但是喧闹的环境很是热闹。比如,地铁南京东路暂时封站,人民广场人挤人,但是众多景点美食不要错过!苏杭也是很好的选择哦~景区赏景之外,各大展览也不容错过。

Anyway,祝各位有一个美好的国庆假期!

]]>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10/01/%e5%9b%bd%e5%ba%86%e5%b0%8f%e7%a7%91%e6%99%ae/feed/ 0
前赤壁赋【白话扩写】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09/27/%e5%89%8d%e8%b5%a4%e5%a3%81%e8%b5%8b%e3%80%90%e7%99%bd%e8%af%9d%e6%89%a9%e5%86%99%e3%80%91/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09/27/%e5%89%8d%e8%b5%a4%e5%a3%81%e8%b5%8b%e3%80%90%e7%99%bd%e8%af%9d%e6%89%a9%e5%86%99%e3%80%91/#respond Wed, 27 Sep 2017 14:29:45 +0000 https://blog.nanshange.com/?p=70

壬戌,元丰五年的秋天,七月十六日。赤壁依旧矗立在千堆浪花之中,昔日战火纷飞的景象早已模糊,英雄已逝,独留下长长的赞颂诗篇,记载着百年前的那场大火。

苏子瞻坐在窄小的方舟上,轻轻摇着羽扇,客人也乐意与他同行,轮流荡着船儿,缓缓游转于赤壁之下。习习秋风迎面拂来,倒没有掀起水波。捋着胡子观望火红的赤壁,苏轼转回身,端起方桌上的一樽清酒,笑着劝客人们同他一醉。触景生情,一行人朗诵起“明月”的诗歌,过一会儿又开始高唱“窈窕”的篇章。一唱一和,不亦乐乎。

不多时,一轮圆月从东山后徐徐升起,洒下一片清晖,苏轼仰起头,天气很妙,星宿闪耀着幽光,那月慢慢挪动着,徘徊在斗宿和牛宿之间。俯下头来,却看见如烟的水汽似有若无地笼罩着江面,月色下清冷的水光仿佛与浩瀚的夜空连为一体。没有人撑舟,就任凭这一叶方舟自如漂荡,越过万顷沧茫的江面。放眼望去,江面是如此浩瀚,身下的小舟似是驾驭着清风凌空飞行,不知要去向何方。轻快飘起的方舟上,苏轼等人不禁大喜,“妙极!妙极!”,这多像脱离尘世、无牵无挂的天域羽翼啊,领着众人飞升仙境。

饮酒正欢,苏轼也不多想,趁着酒意指节轻叩船舷,醉醺醺地唱起歌来。“桂木制的棹呀兰木制的桨,迎着流动的月光啊,滑开这月色下清澄的江面。我的情思啊渺渺茫茫,盼望着遥远的天际的’美人’啊。”客人中有位善吹洞箫的,听着子瞻放声歌唱,忍不住从怀里掏出一支玉箫,轻轻为他伴奏。两位大师你唱我吹,好不默契,同行的其他人呢,渐渐安静下来,端着酒杯听这天籁。那细柔的洞箫声呜呜缭绕,似怨恨,似思慕,似啜泣,又似倾诉。一曲终了,余音悠长,如细长的丝线一般绵延不断——这期期艾艾的洞箫声,恐怕能使潜藏幽壑的蛟龙跳起舞来,能使孤舟上的寡妇哀泣起来。

如此叫人沉沦的乐声!苏轼唱罢,眯起眼欣赏余音,却不禁倍感忧愁,酒意也清醒了大半,便整理好衣服,起身端坐,问那吹洞箫的客人:“为何我听这箫声这般悲凉呢?”

这客人也不含糊,循循讲起来:“我说子瞻啊,’月明星稀,乌鹊南飞’,这不正是曹孟德的诗句么?您朝那西边望,是夏口,朝东望呢是武昌,这山川相互盘缠,草木繁盛,这不就是曹操败于周瑜的地方吗?想当年他攻下荆州,占领江陵,顺着茫茫长江一路东下,那一艘艘战船首尾相连横占千里江面,不计数的旌旗遮盖天空。孟德呢,他对着滚滚长江酌酒啊,他横握着长矛在吟诗啊,本该是一世豪杰,可是如今又去到哪里了呢?”客人比划着,仿佛自己就是当年那个盖世英雄,

指点赤壁,独霸九洲。他越说越激动,涨红了脸,可是忽地住了嘴,长长一叹息。“何况……我和苏子瞻您啊,在这江中的小洲上捕鱼砍柴,与鱼虾相伴,与麋鹿为友,驾着一叶扁舟,举着葫芦酒樽互相劝饮。就好像蜉蝣一般,将我们短暂的生命全全寄托在这天地之间,渺小得有如沧海一粟。我不得不哀叹啊,你我的生命如此短促,又艳羡长江始终无穷无尽。你可知道,我是多么渴望拉着神仙去遨游,或是与明月一同长存于世。”客人微微顿了一下,爱惜地轻拂手中的洞箫,“我自也不是愚昧之人,知道这种美好的愿景不可能轻易实现,只好把我的感慨寄托在这箫声里,伴着悲秋之风吹奏出来。”

苏轼豪饮一樽清酒,大笑着对那客人说:“可不是嘛,鲁直,你也可知道那江水与明月吗?江水总像这样无止境地逝去,却未曾消失。月亮阴晴圆缺不定,但最终没有丝毫消损增长。我想了很久啊,才悟出这里头的奥妙。若从变化的一面去看,那么天地万物,连一瞬都未曾保持原状。要是从不变的一面去看,那么万物和我们,不都是永远存在的吗!您瞧瞧,又有什么好羡慕的呢?再说,天地之间,万事万物都有各自的主宰,若不是我拥有的东西,哪怕是一丝一毫也不能取来自己用。也只有江上的清风,和山间的明月,耳朵听闻就成为声音,眼睛看到就成为颜色;没有人会阻止你取用它们的,况且它们也享用不完。这就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的无穷宝藏啊,我可以和您共同享用。”

客人听罢,不禁释然,看来是自己思维狭隘了——这点有什么好去顾虑的呢,还不如好好享受赤壁下泛舟的情调。想着想着,他高兴地笑了起来,舀起一瓢江水冲洗酒樽,又满满斟了一杯酒。

也不知过了多久,菜肴果品都吃完了,空杯空盘杂乱地堆叠在一起。苏轼和客人们互相枕靠着,在小舟上睡着了。

不知不觉中,东方的天空渐渐泛起了鱼肚白。

[by Eternity 侵删~]

]]>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09/27/%e5%89%8d%e8%b5%a4%e5%a3%81%e8%b5%8b%e3%80%90%e7%99%bd%e8%af%9d%e6%89%a9%e5%86%99%e3%80%91/feed/ 0
2017新年随记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09/26/2017%e6%96%b0%e5%b9%b4%e9%9a%8f%e8%ae%b0/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09/26/2017%e6%96%b0%e5%b9%b4%e9%9a%8f%e8%ae%b0/#respond Tue, 26 Sep 2017 10:57:26 +0000 https://blog.nanshange.com/?p=57 2017 New Year

2017新年随记

#有感而发的闲语

 

从去年年末起,就一直想吃披萨。

也说不出什么缘由,单纯觉得很久没有回味过唇间,阳光四溢的滋味了。

夏威夷阳光,怎么也吃不腻的风味。

于是开始费心地猎寻披萨。

从前仿佛遍地都是披萨门店,随时等着觅食迷途的人。

可是这次却一直找不到。

确切的说,找到又错过。

连外卖也送不到,蹲在似乎与世隔绝的家里。

仍是固执地要去买,便兜兜转转去到商场。

熙熙攘攘的人群,吵闹不停的人声。

我总是不能适应拥挤的环境。

 

很失望,没有披萨店。

新开张的书店人头攒动,慕名凑热闹的心态想进去看看。

一整面书墙排着整齐的金黄色封皮,远看就可以知道——

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

翻开手机note里自己的片段意译,和市面上的翻译比对,实在有些难以置信。

翻译有些非常牵强,读不出原来的韵味。

Lost in translation.

两个月的时间,翻译者或许并不对这本书感兴趣,只是为了完成任务。

没有对于一件事物的热爱,又怎么能做好事情?

 

当今世界之所以止步不前,正是在价值观的培育上出了差错。

Money talks.

好像回到了Mark Twain笔下,19th的镀金时代。

钱可以代表一切。

也许我们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拜金,但是所作所为却都是拜金之举。

失望与无奈冲洗着内心,看着眼前林清玄的散文集,不禁莞然。

“期许少年们有天真的心、纯善的心、美好的心、庄严的心,

期许他们能在这混浊的世界,保持清明;

能在这悲伤的人间,拥有快乐。”

可是,哪里来的清明?哪里来的快乐?

困于混沌之中,要做到出淤泥而不染,首先要习惯周围的环境。

哪怕是讽刺与嘲笑也好。

 

那么,怎么逃离这一切,只能交给自己了。

时间已经在逼近,再不做些什么,只能永远困在这里了。

可是我不甘心。

“我就是有脱俗的傲气,但是哪里来找寻勇气呢?”

学着桃花心木,走自己的路,把每一天活得精彩。

老乔Jobs也讲过,为了自己而活。

不用在意别人做什么、说什么,只是人生中的过客而已,有很多不值得留念。

只有你更好,才会遇到值得你留念的人。

知否?

知否?

2017.01.01 Eternity

]]>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09/26/2017%e6%96%b0%e5%b9%b4%e9%9a%8f%e8%ae%b0/feed/ 0
#梦1223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09/23/%e6%a2%a61223/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09/23/%e6%a2%a61223/#respond Sat, 23 Sep 2017 15:16:31 +0000 https://blog.nanshange.com/?p=38 #梦1223

(去年写的一篇随笔,现在翻出来读读看看,觉得还是那么一回事。)

记:

也许是近日国际社会动荡,给了我战争的错觉。但是这梦境又是那么真实,真实得叫我无法面对。

 

梦:

我站在窗前。

书房的那扇熟悉的窗。

窗外惨白的天空——已经习以为常了。

没有阳光、空洞的却刺眼地无法直视。

也许这只是很平常的一天。

那我为什么要站在窗前发呆呢?

恍惚过来,我抽身想要离开。

大概就是那时…

天际划过一只黑色的孤雁。

不、那不是雁。

秋天早已过了,怎么还会有北飞的雁呢?

那枚伪装的导弹,拖着炙热的尾翼,呼啸地掠过。

毫无征兆的。

没有动,也没有想,我麻木地望着。

就这么呆了数秒…

一朵深褐色的蘑菇云在群楼之后不远处绽放。

霎那间,轰鸣的巨响充斥着我的耳膜。

又仿佛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

眼前的住宅一座一座被烟云卷席、烧毁得只剩残垣断壁。

罪恶的火苗直冲着窗前袭来。

逃?

双腿似乎被禁锢住,动弹不得。

傻傻地杵在那儿,脑海空白。

然而转念、窗外的灾难已然平复。

前一秒嚣张的焰苗停在了窗前。

然后消失了,留下一片焦黑。

 

就这么结束了么?

我…还活着吧。

我还能活多久呢?

若是以后只能活在战争之中…

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

我还勉强地活着。

2016.12.23 Eternity

唯愿天下太平。

]]>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09/23/%e6%a2%a61223/feed/ 0
就这样开始吧……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09/18/hello-world/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09/18/hello-world/#respond Mon, 18 Sep 2017 06:00:49 +0000 https://blog.nanshange.com/?p=1 继续阅读“就这样开始吧……”

]]>
[You only get one life. It's actually your duty to live it as fully as possible.] ]]> https://blog.nanshange.com/2017/09/18/hello-world/feed/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