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彩蛋——续言】HarryPotter

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还是那个救世主。
额上的伤疤自从那次时空错乱,
再也没有发痛过。
金妮也好,詹姆斯也好,阿不思也好,莉莉也好。
有家人的感受…真好。
【回头看魔法部的窗外,鹅毛大雪。蝙蝠的黑影时隐时现,摇曳的烛光将黑暗的天际染得一片橙红】
外边是不是也在下雪呢?
才10月底…又怎么会下雪…
…又是万圣节么?
【忽然震住,脑海中闪现一道道绿光,母亲的恳求与尖叫…苍白的脸,细长的手指,血红的双眼…指尖下意识抵在闪电般的伤痕上
还好…他终究不会再伤害任何人了。
【急促的敲门声,赫敏疾步走来,满脸的疲惫】
“哈利!德尔菲又一次越狱了,摄魂怪把她给抓了回来…她状态不太好,一直在嚷嚷…要见她…父亲。”
【整理好公文包,躲开赫敏急迫的对视】
“赫敏,由她去吧。今天是万圣节,你早点回去陪罗丝和雨果吧…罗恩说给你准备了南瓜灯…”
“可是,哈利!德尔菲随时可能再一次越狱!那么…黑魔头…”
“赫敏。”
【凝视着赫敏,一字一顿】
“今 天 是 万 圣 节 ”
“但是…噢”
【赫敏突然意识到什么,皱了皱眉】
“那么哈利,这件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我再去通知一下监管好了”
【笑了笑,起身开门准备离去】
“不必,我去看看她。请——你先回去吧,转告金妮,我晚点回来”
“那…实在是太抱歉了…”
“没事的,德尔菲不会伤害到我”
【赫敏满是歉意,回想起罗丝和雨果渴望的眼神,还是退缩了,退出了哈利的办公室,披上大衣快步离开】
到底还是做母亲的…
【苦笑一声,叩上办公室的门,找一辆闲置的电梯吱吱呀呀前往阿兹卡班…黑夜卷起的浪,一阵一阵拍打破碎的石墙,低低的呜咽似有若无地回荡着。深秋萧瑟的寒风凛冽,飘渺的黑影给人一股寒意,仿佛所有的开心都无影无踪,只留下痛苦的回忆…“放过哈利!放过哈利!杀了我吧…”“傻姑娘!让开”“杀了我吧…”“阿瓦达索命!”…】
该死的摄魂怪!
“呼唤神卫——”
【银色的牡鹿从魔杖尖涌出来,挥舞着两支开衩的犄角向前跑去,步调轻盈地让那些暗黑的影子也退避三尺,又淡淡地发出微弱的光,领着哈利朝前走去】
卢平,谢谢你教会我如何呼唤守护神…
德尔菲…你休想再一次伤害我的亲人
“荧光闪烁”
【阴冷苍凉的阿兹卡班,通往黑色大门的小径上,一鹿一人急匆匆地赶路。四周静寂而又黑暗,黑暗地似乎将纷飞的假雪花也晕成了墨色…】
“来者何人——”
“哈利波特,司法处处长,转至1407监狱。”
“哈利/波特——一路小心”
【生硬的机械音冰凉,叫人毛骨悚然,隐隐约约透着上扬的语调。脚下移动的路面将哈利转至1407牢房】
真是恐怖的地方…
小天狼星——教父——这都是我的错吧?…
【牢房中的人影似乎察觉到了来者,疯狂地躁动起来,拉扯着铁链吱呀吱呀作响。】
“滚开…不要过来!呼唤…呼唤神的!”
她把我当作摄魂怪了吧…
“德尔菲,我是哈利。”
【魔杖尖的光点照耀着,暗黑的牢房仿佛第一次透进光亮。衣衫褴褛的女孩,依旧耀眼的一头银发,徒劳地挣扎着。听闻那句话语,摇摇晃晃地扬起头,憎恶的目光从黝黑的眼眸深处无神地射出,德尔菲咬牙切齿。】
“哈利·波特!”
她一定很恨我吧…仇人
“是我。别想再越狱了。”
“你!就是你!我只求见我的父亲一面!这点需求你们魔法部都不能满足吗!”
何止是见一面呢…
我曾多次心软想放了你,可是一想起你父亲的所作所为…我真的不能放过你。黑魔头的女儿。
“德尔菲,哪怕他已经死了,你还是姓里德,记住…”
【德尔菲苍白的脸扭曲起来】
“什么麻瓜里德!我是永远纯洁的布莱克家族后代!”
抱歉…布莱克家族的继承人,是我。
“伏地魔不是什么纯血…德尔菲…你可不是什么纯血公主,你不恨你父亲么?”
“至高无上的黑魔头!你怎么懂没有亲人的感觉…”
【闪电般锐利的刺痛——握着魔杖的手颤栗了一下,金黄色的火焰稀稀拉拉从魔杖尖端喷出来。】
“德尔菲…几十年前的今夜,你引以为傲的父亲出现在我家,夺去了我的父母…我不也是孤儿么。”
恩将仇报的感觉。
明明心里撕裂地痛彻,嘴上却说得风轻云淡。
【德尔菲愣了一下,空洞的眼神闪过一丝诧异与懊恼,不过转瞬即逝。愈加浓烈的憎恶涌上来。】
“要不是你,黑魔头怎么会死!”
是啊…
要不是因为我,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人丧命了吧。
“今天,是万圣节。”
【直直地盯着德尔菲,炯炯有神的翠眸对视微微泛红的黑眸】
“德尔菲。万圣节快乐。”
【点亮了一盏南瓜灯,推到德尔菲面前,黑魔头的身影在里面摇曳着,哭诉他一生的罪恶。】
“父亲…”
【德尔菲笑得惨淡,无力地伏在地上,久久久久望着那盏孤独的南瓜灯。哈利悄悄离开了。】
希望你睡个好觉。
我这一生的罪恶也不知怎么细数了。
“幻影移形”
【哈利消失在黑暗中…#地点切换#戈德里克山谷,波特一家的废墟前。四周洋溢着喜悦的气氛,随处可见的南瓜灯诡异地咧着嘴笑,麻瓜孩子穿着戏服到处乱跑。抬头,很干净的夜空,没有一片雪花。】
如果…我不是什么救世主,
这里就是我的家了吧。
【静静凝望着那幢早已坍塌的小屋,烫金的铭牌上波特的字眼闪耀着反光,刻在上面的话语一句一句重温几十年前的惨案。】
“先生,不给糖就捣乱!”
【吓了一跳,回头,两个麻瓜小男孩穿着黑袍,带着骇人的面具嚷嚷着】
糖?
【哈利下意识地掏了掏口袋,两颗…罗恩从笑料店送来的鼻血牛轧糖。歉意地笑笑。】
“抱歉…我没有糖。”
“今天是万圣节呀!怎么可以不带糖!”“那先生是来这做什么的呢?”“对呀…先生为什么要盯着一片空地发呆呢?“
【麻瓜小男孩一言一语地问着,面具后面的惊讶与不解映入眼帘。】
空地?
空地。
魔法界和麻瓜社会岂止是一空地之隔…
“我来这儿找人…你们知道这里曾有叫波特的一家住在这儿么?”
“波特?是不是p-o-t-t-e-r?”“那是好久以前的事啦!”“我们爸妈说那家人很早就搬走了…”“看!那边还有他们家的雕像呢!”“先生你认识他们吗?”
也许不仅认识呢。
“谢谢你们喽…快去问别人要糖吧,万圣节快乐!”
【挥挥手,两个小男孩一言一语地跑开了。回过头,试图回忆起一岁时的点点滴滴——两层的房屋,黑头发的小男孩骑在扫把上,咯咯地笑着,满房间乱飞,母亲在一旁拍着手,用魔杖唤出一连串泡泡,父亲在扫帚后头跟着跑,扮着鬼脸逗小男孩玩…】
幸福与不幸就是在这一瞬间吧。
“先生,您也看得见这座废墟么?”
【清脆的童声从身后传来。再一次回头,一个金色卷发的小女孩,女巫打扮,七八岁的样子,红彤彤的小脸努力仰着。蓝色懵懂的眼中满是惊喜。】
“你看到了什么?”
“一座废墟。波特一家的废墟。铭牌上刻着的,莉莉和詹姆斯波特。”
小女巫?
恐怕是什么纯血统家族的后代吧…
“嗯。”
“先生您也看到了对不对!爸妈和伙伴们都说这儿是一片空地,什么也没有…我真的不是幻视咯!”
麻瓜出生的小女巫。
“嗯。”
“那么…不给糖就捣乱!”
【犹豫一霎那,手探向口袋,捏出一粒糖,俯下身,微笑着递给小女孩,悄悄耳语】
“这颗糖务必等你过了10岁生日再吃,那时候啊,会有一个叫做霍格沃兹的魔法学校给你寄来录取通知书…这是一个秘密,千万不要透露给你的爸爸妈妈和小伙伴哦…你是一个小女巫。”
“请问——你…是谁?”
【望着迷惑不解的小女孩,回忆涌上心头,多少年前,那个瘦小的11岁的黑发小男孩,戴着残缺的圆框黑眼镜,一头鸡窝般杂乱的黑发,就是这么一脸迷惑地望着海格——“你是谁?”】
“我是哈利·波特。”
“利兹!不要傻站在空地边上了!我们去老汉普森家吧!”
【不远处一群年纪相仿的女孩们朝着小女孩喊着,一个个穿着女巫的魔法袍。】
可惜啊…
“噢!好的姐姐!那么…谢谢先生,万圣节快乐!”【小女孩懵懵懂懂接过了糖,小心翼翼地塞进口袋里,抬头笑笑,摆摆手,跑远了】
魔法始终是那么美好…
为什么要伤害那么多人呢?
【遥望着小女孩欢快的背影,静静伫立在昔日波特温馨的房前——现在只是似有若无的废墟罢了。】
父亲。
母亲。
这么多年了,天堂可好?
【踱步到墓地,寻找那一方碑石。无名的花草攀缘在石碑上,深浅的裂纹印证岁月的沧桑,那些束慰问的花仿佛凝结了一般,冻在碑前的地上。有那么几朵却像是新鲜的…百合花,素雅的白色点亮了一整张碑面,一股深秋的暖意融融。仿佛专为自己等待。】
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送来的呢…
过了今天,明天,就不是万圣节了…
我…
好想你们…
“荧光闪烁”
【魔杖的顶端闪耀出光亮,指引着回家的路。哈利波特转身离开了墓地,缓缓走回去——没有回头——走回家去。】
没有什么好怀念的了。
只要记住你们的笑颜,
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嘴角上扬】
“呼唤神卫”
【银灰色的牡鹿又涌出来,四蹄轻快地跳跃着,朝着家的方向奔去。】
是的,一切安好。
—————-END—————

By Eternity

【万圣彩蛋——续言】 HermioneGranger

多么希望还没有长大,

还能继续做我的万事通小姐呢。

转眼这么多年已经过去了…

罗丝和雨果也都去霍格沃兹念书了,

我还真的是老了呢。

爸妈的万圣礼物实在是不体谅人…

哪怕是牙医,

万圣节也是要送糖的吧!

【伸懒腰,靠在椅背上,从一沓一沓未完成的工作文件里脱出身来。】

今天就到这儿了,还要回去陪孩子们过节…

“部长!部长!”

【凌乱的敲门声突然砸响,监管处处长几乎是冲了进来,脸色有些凝重。】

“德尔菲·里德又一次越狱了!要不是摄魂怪把她给抓了回来,恐怕已经是逍遥法外了…部长?您看怎么办?”

德尔菲?

又是德尔菲…

哪怕身为魔法部部长,我也是个人啊。

和那个黑魔头有关的事物,

我怎么能不畏惧呢?

【见赫敏没有回应,处长紧接着说下去】

“那家伙儿还一直嚷嚷要见…黑魔头!我都告诉她…”

“好了,特福克,这件事我会处理的。消息不要外传,叫日报部的人看紧斯基特。”

免得那个多嘴的老丽塔又传舆论…

还得麻烦我施个咒把她变回甲虫塞到玻璃瓶里去。

【想着想着,难忍发笑】

“噢,好的部长,我这就去。劳烦您了。万圣节快乐!”

【皮耶尔·特福克如释重负地鞠了一躬,悄悄地走出去,悄悄地叩上门。】

又把事抛给我了。

难得一个万圣节也不能好好过…

怎么办呢?

怎么办…

【呆呆地靠在椅背上,桌上克鲁姆在那张从比利时寄来的万圣节贺卡上灿烂地朝她笑着,背后是广阔的魁地奇球场。凝神思索了一番,下定了决心。起身,提起公文包,把大衣挽在臂弯,快步走出办公室。】

哈利,这件事必需有你的帮助。

【急促敲门,破门而入】

“哈利!德尔菲又一次越狱了,摄魂怪把她给抓了回来…她状态不太好…一直在嚷嚷…要见她…父亲”

【哈利忙着整理公文包,似乎在躲开对视】

“赫敏,由她去吧。今天是万圣夜,你早点回去陪罗丝和雨果吧…罗恩说给你准备了南瓜灯…”

“可是,哈利!德尔菲随时可能再一次越狱!那么…黑魔头…”

“赫敏。”

【担忧地抬起头,望着哈利】

“今 天 是 万 圣 节 ”

“但是…噢”

【突然意识到什么,皱了皱眉】

今天是万圣节啊…

真是对不起。

“那么哈利,这件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我再去通知一下监管好了”

【转身准备离开】

“不必,我去看看她。请——你先回去吧,转告金妮,我晚点回来”

?可是你…

【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退缩】

“那…实在是太抱歉了…”

【满是歉意,回想起罗丝和雨果渴望的眼神,不禁犹豫】

“没事的,德尔菲不会伤害到我”

【低着头退出了哈利的办公室,披上大衣快步离开】

哈利,我真是对不起你…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你和罗恩护着我…

其实被叫做泥巴种,我已经习惯了。

可是你们一直都不肯原谅…

至于那个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

【理理凌乱的发丝,试图忘记脑海中那个铂金发的高贵身影】

那只是错觉。

错觉而已。

“幻影移形”

【#地点切换#戈德里克山谷,波特一家的废墟前。四周洋溢着喜悦的气氛,随处可见的南瓜灯诡异地咧着嘴笑,麻瓜孩子穿着戏服到处乱跑。】

这真的是我最想来的地方。

【扬起嘴角,深深吸气,万圣节的芳香。快步走向不远处的那片墓地。】

莉莉伊万斯,詹姆斯波特…

魔法部为你们带来了最诚挚的问候。

真的。

你们本可以…

【忍不住,泪滴滑落脸颊。仰起头,努力止住泪。从怀中取出一束洁白的百合花,俯身搁置在墓碑前。似有些格格不入,却又是那么和谐融洽。】

谢谢。

那么,万圣节快乐!

“幻影移形!”

【倏地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就连空中掠过孤寂的鸟儿,都不曾发觉。墓碑前静静躺着那束百合花,风中低语着思念,似在等待着谁的到来。】

————-TO BE CONTINUED————–

 

By Eternity